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

031小说网 -> 武侠修真 -> 赤心巡天

正文 第十九章 绝巅之前,众生平等
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    “允钦,你有没有想过,倘若你是人族而非水族,你的未来远不止如此?”

    “黄河大总管,根本不应该是你的终点。”

    “孤本想以治河之功,为你释枷。没想到反而为你加锁。孤亦不曾被真正信任,你也不免被仔细提防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否会觉得不甘心?”

    “把你留在宫中,不是为了约束,不是阻你前程,而是为了保护。有一天你会懂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怨。弱者的怀恨,也是屠戮的理由。”

    “天上银河,地上长河。允敬理想,福昭河汉。你是最年轻的水族绝巅了,立你在此,即为德碑,福允钦这三个字,即是水族旗帜,你有责任予未来的水族以希望。”

    “希望它不会让你觉得太沉重,但无论怎样,你都要向前走。”

    “允钦,孤对不住你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陛下何出此言?”

    是啊,何出此言呢?

    福允钦像一条已经风干的肉,摇摇晃晃地吊在那里。

    过往与龙君的那些对话,是最后的清泉,流动在他逐渐干裂的海床——他的脑海空空。

    直到龙君卷起长河波澜,冲击古老九镇,他才知道那一声“对不住”,是从何而来。

    可他多想告诉龙君,他无怨!

    可龙君已不可能再听闻。

    他是龙君之臣,他亦视龙君如父。

    他的一身艺业,皆龙君所授。他的言行举止,皆从与龙君。

    他多想让龙君知道,他还相信。他相信龙君的理想,相信有那样一个灿烂未来,它并不可笑——可龙君永远听不见了。

    可他真的还相信吗?

    他相信的龙君已经化作劫灰一捧。

    龙君相信了数十万年的理想,并没有真的把世间照亮。

    他真的还能相信吗?

    “……祂背弃了人族,也放弃了水族!”

    南天师应江鸿的声音,十分有力的轰击耳鼓。

    天鼓醒愚夫。

    福允钦消散在浑噩中的意识,又缓慢地聚拢回来。

    但他没有睁眼。

    他当然不同意应江鸿所说的每一个字。他当然有太多想为龙君而言的心声。

    当然也只是心声了。

    说出来徒然叫人发笑。

    还有必要解释吗?

    有人会听吗?

    “……诚为天下水族诫之,以警叛心!”

    也好。

    福允钦想,也好。

    这世道没有什么问题,有病的是龙宫自己。

    就以我福允钦,为天下水族诫吧!

    往后不必再期待。

    千万不要再……相信。

    不要再有不切实际的幻想。

    水族只能靠水族自己!

    他在这个时候,反倒放开耳识,放开耳识一个个地去倾听。那一声声,“无异议”,向他宣告所谓的“人间”。

    他在这个时候,反倒睁开眼睛,睁开眼睛看这个世道,到底是怎样一副往时不曾看清的模样。

    然后他就听到了那一声,“且等一等。”

    然后他就听到了那一声……“我有异议”。

    然后他那双布满血丝的极度疲惫的眼睛,就在逐渐散开的恍惚中,击穿了无数模糊的画面,清晰地看到了那个人——

    那人站在看台之上,最后排的位置。

    那是一个年仅二十九岁,但已经万界传名的年轻人。

    他拔身直脊地站在那里,青冠黑发,腰间仗剑。极平静地迎接着所有的眼神,仿佛并未说出什么石破天惊的话语。

    眉眼当然已经不青涩了,但那样理所当然,那样理直气壮……理直便可气壮吗?

    福允钦恍惚想起当年。

    很多人都知道。每届黄河之会召开前,都是他这个黄河大总管,和景国那边负责测量水位的人,校准黄河水讯。

    很多人都不知道,每届黄河之会召开的时候,他也都在场。

    只不是以黄河大总管的身份。

    而是作为长河龙君唯一的“臣”,在六合之柱旁值卫。

    当然他须低调敛息,作普通侍卫的装扮,举着一杆没有旗面的旗,十分不起眼地站在哪里。恐怕每个路过的人,都以为他是个耍棍的,是某个不知名小国的卫士。

    他自认为是代表水族,在观河台立岗。

    但水族也无天骄登台,自然并不允许挂旗。

    事实上除了敖舒意之外的水族,从不被允许走上观河台。福允钦这个黄河大总管,也只能在水中。他管的是黄河河段呢,观河台在河岸。

    敖舒意自己也极力避免有什么让人族误会的举动,基本上只有在黄河之会举办期间,才会降临这么一次,坐到六合之柱所围的场内。

    福允钦能值卫在外,都是他自己一再争取的结果——

    那时候他还很年轻,对未来有许许多多的想象。他说龙君与人君坐于观河台,人君甲士如林,仪仗皆备,龙君岂能无礼仪,岂能无卫士?福允钦愿为一员。

    那时候龙君看着他,只是摇头失笑,后来毕竟也为他争取了这个值卫观河台的机会。

    但直到真正站上观河台,第一次近距离目睹人族诸国之盛,看到龙君是怎样泥塑般地坐在那里,他才明白那个笑容的苦涩。

    “值卫”的时候,每一位参与天下之台角逐的人族天骄,都会从他面前走过。

    所以福允钦见过道历新启以来所有的黄河天骄。

    当然也包括在道历三九一九年第一次登台的姜望。

    那时候的姜望,虽然少年老成,苦大仇深,但也真有几分幼稚和腼腆。

    今天仍然幼稚吗?

    福允钦艰难的滚动了一下喉咙,在刑架上抬起了头。

    他的身体钉在刑架上,唯一能动的只有脑袋。

    这抬头的过程,就像一团没有骨架的血肉,不知从哪里生出了骨头。一滩烂泥之中,竟然也有向上生长的枝芽。

    已是深冬,长河不冻。

    但寒风是刮骨刀,刀刀都迎面。

    脖颈像是一条被钉死在那里而拼命扭动的泥鳅,被血污涂满的脸,像是烂泥堆海草。

    他竭尽全力地往上仰:“听说巡游万界的姜真君,有一剑名‘劫无空境’,能让人在临死之前,回想起一生的往事,走马观花——便用此剑赐死于我吧!”

    “姜君知我,毋使我死在他人剑下。”

    他说道:“我这一生虽登绝巅,却并不壮阔。回首过往,不知还有什么事情,可堪怀念。予我一剑劫无空,容我慢慢回想。”

    古往今来绝巅路,没有哪个不是历尽生死。

    一位屹立在绝巅之林的强者,竟说自己的一生没有什么可以怀念。

    这实在是莫大的悲哀。

    而更悲哀的是,他在这样的境遇里,还试图解释姜望的“异议”,只因为感受到姜望的善意。

    人族水族,果真殊途?

    但姜望道:“不。福总管,姜某的异议并非如此。我想今日在这观河台,需要改变的,并不是刽子手的身份。”

    今日拔剑杀死福允钦的那个人,是姜望还是应江鸿,究竟有什么不同呢?

    于福允钦而言或许有区别。

    但对姜望来说,没有任何区别。

    那意味着他什么都没有改变。

    大仇已报,功成名就,他还一路走到现在,究竟为了什么?

    绝巅之前,有太多无能为力。

    而今有力,竟欲何为?

    刑架上的福允钦,张了张嘴,还想要说话。但应江鸿先问道:“姜真君的异议是什么?”

    现世第一帝国的最强天师,立足天下之台,平静地提出他的疑问。

    而姜望直接抬步往前走。

    他从后排走向前排,一步步走向应江鸿,走向这天下之台。

    众人视线所聚焦的这座天下之台,正是他真正为天下所知的地方——他十九岁于此摘魁。

    曾经他是黄河之会的参赛者,是众多年轻天骄里的一个。

    彼时还是西天师余徙做裁判。

    今天他也拥有在黄河之会做裁判的资格。

    今天他站在比西天师更强也更有权柄的南天师面前,仍可坚持己声,仍可通达己意。亦能放声,甚而放胆!

    见神不拜,见君不臣,山高天高未有高于我者。

    我已绝巅,众生平等!

    从看台到天下台,有一道长阶。自此而彼,是漫长的路。

    两侧坐席都空空,姜望独行在其中。

    所有人的目光,都落在他身上。看着这样一位年轻的强者,每个人的感受都是复杂的。

    “姜真君!”屈晋夔出声道:“上回说去我那里吃饭,怎么没见成行?”

    “黄粱台美食,天下无双,姜望腹有馋虫,鼓噪终日,只俟得闲。”姜望对这位前辈一拱手:“承蒙前辈关心,晚辈正在路上。”

    屈晋夔看了看他,终是没有起身。

    今日若是左嚣在此,大概可以拎住姜望的耳朵就走。但屈晋夔毕竟没有亲近到那个地步。

    姜望自己说‘在路上’,他没有阻人行路的道理。

    “姜阁员慢些走,小心台阶。”阮泅好意提醒:“博望侯前段时间还来拜访,带走了我几瓶好酒……你们近来可有通信?”

    “有劳监正关怀。”姜望亦与他见礼:“那是我的人生挚友,信不曾断过。我们互相敬爱,各有人生。”

    阮泅于是点点头,不再言语。

    再说下去,恐怕要叫景国怀疑,姜望开口,有齐国的授意。

    景天子已经在内部压下了不服,现在对外只会更强硬。对手越是强大,他们越会激烈,若只单单是姜望,反倒有谈的可能。

    就这样在问候与注视之中,姜望走到了台下。他抬眼看着高台上的南天师,一步走了上去。

    现在他们平视彼此。

    “南天师。”姜望见礼:“晚辈多有得罪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还没有得罪。”应江鸿还了一个道礼,才问:“对于应某人所言,姜真君有何异议?”

    “我的异议并不针对天师大人。”姜望道:“我只是心有疑虑。”

    他很认真地看着应江鸿:“黄河大总管福允钦,司职黄河水事。自道历新启,履职至今。这三千九百二十九年来,黄河水势屡有起伏,黄河泛滥不曾发生。治水之功,不可磨灭。两岸百姓多感其恩德,民间多有立祠奉香。”

    他问道:“今日公开刑杀福总管,传首长河两岸,两岸百姓见得此君头颅,能够信服吗?”

    应江鸿面无表情,只问:“你是说,杀他的理由不足够?”

    姜望摇了摇头:“坦白说,天师大人,我没有看到杀他的理由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理由?”应江鸿挑起眉头:“你也曾在迷界征战,应见袍泽之死,当知海疆戍卫之艰难。长河龙君背叛人族,轰碎中古天路,为沧海作伥,这理由难道还不足够?”

    “所以长河龙君被镇死,六国天子驭人皇之宝,将祂明正典刑。”姜望强调道:“长河龙君已经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是,这件事情与福允钦无关?”应江鸿冷声而问:“长河龙君为叛,长河龙宫的总管,竟然毫不知情、毫不相干吗?”

    “敢问南天师。”姜望看着他:“闾丘丞相谋局如何,贵国天子落子如何,以天师之才略,会如何评断?”

    应江鸿只是与年轻的真君对视,而并不说话。

    姜望继续道:“贵国的靖海计划,的确恢弘,是古今鲜见的大手笔。姜某有幸略窥其貌,深感叹服。景天子之雄略,景丞相之远谋,令我高山仰止。”

    他话锋一转:“然靖海计划欲成,首要在秘。贯古今驭九子,跨迷界镇沧海,正是天下奇兵,打了海族一个措手不及,方有沧海寂灭、景军几乎一战定海的局面!”

    这靖海计划当然也要打齐国一个措手不及,只是这点就不必现在说。

    “试问。”姜望在台上道:“长河龙君是否能前知靖海局?倘若祂前知,是景天子失其秘,还是丞相失其秘?”

    姜望又问:“倘若长河龙君已前知,祂已决心反叛,何必举长河摇九镇,以身当戮?事先传讯于东海龙王即可。偌大海族,岂无能者,难道在先知的情况下,还破解不了靖海计划吗?超脱者传讯一封而已,还能被谁捕捉,被谁问责吗?”

    昔日在龙宫,他缄言少语。

    今日在台上,他却滔滔不绝:“超脱者不可测不可度不可想。但这些分析无关于长河龙君的修为,只在于祂的身份。是情理之下应然的选择。而长河龙君受敕为龙君,身担九镇,镇压长河数十万年,已经在事实上失去了一部分超脱性,下沉在情理中——君以为然否?”

    “咂!”宫希晏在台下发出声音,脸上也有一种恰到好处的、恍然大悟的表情:“姜真君洞见万里,分析得很有道理啊!按姜真君的意思……长河龙君是被某些人逼反的?”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,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,传给QQ/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