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

031小说网 -> 都市言情 -> 红色莫斯科

章节目录 第2582章
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    可能是连夜赶路的缘故,此刻的阿杰莉娜显得格外疲惫,她从包里掏出小说手稿,递给了索科夫:“米沙,这是你的手稿,记得收好,别乱扔。”

    索科夫接过手稿,关切地问:“你吃过晚餐了吗?”

    “在路上吃了几片面包。”阿杰莉娜有气无力地说:“我有点困,先躺一会儿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你先休息吧。”

    谁知阿杰莉娜却一把抓住了索科夫:“米沙,过来给我当枕头。”

    索科夫苦笑着摇摇头,乖乖地躺在床上,听任阿杰莉娜把脸枕在自己的胸口。

    “米沙,”阿杰莉娜用微弱的声音问道:“你们这么急着赶回柏林,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?”  索科夫暗自琢磨了一下,虽说朱可夫有可能被解除职务,但正式的人事通知下达之前,此事还需要保密,因此他只能委婉地说:“朱可夫元帅打算近期返回莫

    斯科,想让我和他一起回去。所以在召回索科洛夫斯基大将时,顺便把我也叫回了柏林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哪天返回莫斯科?”阿杰莉娜的声音已经微不可闻,但近在咫尺的索科夫还是听到了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,我还要等通知。”索科夫谨慎地说道:“我回国时,你可能要留在柏林继续工作一段时间,你没什么意见吧?”  但阿杰莉娜却没有回答,索科夫微微抬起头,发现对方已经睡着了。由于怕惊醒她,他只能保持这个难受的姿势,继续躺在床上,心里暗想:如果阿杰莉娜

    知道要和自己长时间分开,不知她会有什么样的反应?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电话铃声把熟睡的两人吵醒。

    索科夫想起身去接电话,发现阿杰莉娜的头还枕在胸前,自己根本没法起身。他只能用手推了推阿杰莉娜:“阿杰莉娜,醒醒,快点醒醒。”

    阿杰莉娜睡意朦胧地睁开了眼睛,望着索科夫问:“米沙,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“电话,有电话。”索科夫有些着急地说:“我要去接电话,你别压着我了。”

    索科夫担心电话铃声随时会中断,起身之后,连靴子都来不及穿,就光着脚冲到了电话机前,一把抓起话筒贴在耳边,大声地说:“我是索科夫!”

    “索科夫将军,您好!”听筒里传来了一个陌生的声音:“请问阿杰莉娜同志在吗?”

    听到对方是找阿杰莉娜的,索科夫不禁警觉地问:“您是谁,找她有什么事情吗?”

    “将军同志,我是翻译组的组长。”对方回答说:“找阿杰莉娜同志,是为了工作上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索科夫听对方这么说,顿时没有了脾气,他用手捂住话筒,转身冲还睡在床上的阿杰莉娜说道:“阿杰莉娜,是找你的电话,翻译组打来的。”

    得知是翻译组打来的电话,阿杰莉娜也不敢怠慢,连忙过来从索科夫的手里接过了话筒:“喂,我是阿杰莉娜……”

    电话很快就打完了,阿杰莉娜一脸沮丧地说:“米沙,翻译组让我立即过去报道,说有一批重要的文件,需要尽快翻译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是工作上的事情,那就快点去忙吧。”索科夫对阿杰莉娜说道:“反正我这段时间会一直待在酒店里,你随时可以回来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阿杰莉娜离开之后,过了一个多星期,依旧没有再出现在索科夫的面前。

    而索科夫也不着急,安心地待在房间里继续创作他的小说。  在创作过程中,他不免怀念起后世的电脑,若是自己手上有一部电脑,誊写一本二十来万字的书,满打满算也就个把月的时间。如今《普通一兵》这本书,

    前后写了将近两个月,但只完成了五分之三,最快还需要一个多月的时间才能完本。

    电话铃声响起时,索科夫放下手里的笔,猜想这个电话是不是阿杰莉娜打来的。

    但等他拿起话筒,才知道自己猜错了。给自己打电话的是朱可夫的副官:“索科夫将军,元帅同志要见您,您能尽快来一趟吗?”

    得知朱可夫要见自己,索科夫立即联想到对方可能要离开柏林了,赶紧回答说:“副官同志,我马上就过去。”

    放下电话之后,索科夫给瓦谢里果夫的房间打去电话,直接吩咐他说:“少校同志,立即准备车辆,我要去见朱可夫元帅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将军同志。”瓦谢里果夫答道:“一刻钟之后,车辆会在门口等您。”  等索科夫收拾好东西,走出酒店时,发现车队已经停在了门口,而瓦谢里果夫正在与一名军官交代什么。看到索科夫出门,他连忙小跑过来,抬手敬礼后说

    道:“将军同志,车队已经准备就绪,随时可以出发。”

    索科夫一挥手:“上车吧。”

    途中,坐在副驾驶位置的瓦谢里果夫转身好奇地问索科夫:“将军同志,不知元帅找您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。”索科夫反问道:“少校,你问这个做什么?”  “将军同志。”听到索科夫的问题,瓦谢里果夫有些尴尬地回答说:“朱可夫元帅安排我来保护您的安全,但您如今基本不出门,我们未免有点太清闲了。时

    间长了,我担心会有人说闲话。”  “我在柏林这里又没有具体的职务,每天到处乱跑算怎么回事?”索科夫不满地说:“既然我每天都待在酒店里,你们自然也应该待在这里,不用管别人说什

    么闲话。”

    车队到了地方之后,瓦谢里果夫抢先下车来到后门的位置,帮索科夫打开了车门。

    索科夫下车后抬腿就朝建筑物里走,瓦谢里果夫紧随其后。

    “少校,”索科夫走了两步之后,停下脚步,扭头对瓦谢里果夫说道:“你就在外面等我吧,我一个人去见元帅。”

    对于索科夫下达的命令,瓦谢里果夫虽然有点不甘心,但也只能服从:“是,将军同志!”  来到朱可夫的办公室,索科夫见到一个穿列宁装的中年圆脸男子,他向朱可夫敬礼时,还用余光瞥了对方一眼,心里琢磨这是什么人,朱可夫对他说话似乎

    还挺客气的。  等索科夫敬礼之后,朱可夫起身从办公桌后绕出来,走到索科夫的面前和握了握手,随后指着那名男子对索科夫说:“米沙,我给你介绍一下,这位是马林科

    夫同志。他是柏林拆迁设备委员会的负责人,负责拆迁德国的各种工业设备。”

    对索科夫来说,马林科夫这个名字可是如雷贯耳,他连忙抬手向对方敬了一个军礼:“您好,马林科夫同志!”  “你好,索科夫将军。”马林科夫起身握住了索科夫的手,笑着说道:“我早就听说过你的名字,不过你本人还是第一次见到。我听朱可夫元帅说,你来柏林

    已经有个把月时间了,怎么样,对这里的生活习惯吗?”

    “还行。”索科夫回答说:“元帅同志安排我住在阿德隆大酒店,酒店里的工作人员都是从军中抽调的,在饮食和生活习惯上,与国内没有多大的区别。”

    “听说你最近都一直待在酒店里,哪里都不去。”马林科夫继续问道:“不知你待在房间里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闲着没事,就在屋里学着写小说。”

    说来也巧,马林科夫看过索科夫的小说,听到他的回答,不禁好奇地问:“索科夫将军,不知你的新书写的是什么内容?”  “书名叫《普通一兵》,”索科夫回答说:“书里写的是战士马特洛索夫在战场上表现出的英勇顽强,为了保证战斗的胜利,他用自己的胸膛堵住了敌人从碉

    堡里射出的子弹,最后壮烈献身的故事。”

    “嗯,这是一个不错的题材。”马林科夫微笑着说道:“我相信这本书出版之后,一定会大受读者欢迎的。”

    “希望如此吧。”

    “对了,我听说你还写了一本书,”谁知马林科夫却出其不意地问道:“只写了几章,就因为其中涉及到了一些重要人物,而被史达林同志叫停了。”  “是的,马林科夫同志,的确有这么回事。”索科夫点着头回答说:“史达林同志说,我书中提到的重要人物,大多数都还健在,如果我在书中所塑造的形象

    ,让他们无法感到满意的话,没准会引来不必要的麻烦。”  “没错,索科夫将军,你说得没错。”对索科夫的这种说法,马林科夫表示了赞同:“说来也巧,我在莫斯科的时候,曾经有缘见过你写的那些手稿。平心而论,写得相当不错,如果我不知正好知道你的真实身份,我还会以为你是一名资深作家呢。书中提到的某个人,就是心胸狭窄之辈,和他共事,会产生不少的矛

    盾。”

    索科夫不知道马林科夫说的人是谁,只能咧嘴笑了笑,权当是附和对方。

    “格奥尔基·马克西米连诺维奇,”朱可夫叫着马林科夫的本名和父名问道:“你们在说什么,我怎么听不明白?”  “元帅同志,情况是这样的。”马利宁向朱可夫介绍说:“索科夫将军前几个月写了一本反应卫国战争的小说,书名叫《这里的黎明静悄悄》,书一出版,顿

    时异常火爆,甚至已经被改编成了话剧和歌剧。我还听说,莫斯科电影制片厂打算在近期拍摄这部电影。”

    朱可夫听后,不禁吃惊地瞪大了眼睛:“什么,米沙写的书,居然要被拍成电影,这简直太不可思议了。”  “我听波斯克列贝舍夫同志说,在《这里的黎明静悄悄》一书出版后,索科夫将军立即动手写一本名为《围困》的小说,”马林科夫望着朱可夫说道:“由于

    这本书的背景是列宁格勒,因此不可避免地提到了那几个人。最高统帅本人担心这本书出版后,会给索科夫将军带来不必要的麻烦,便让他停止了该书的创作。”

    向朱可夫解释完毕后,马林科夫扭头问索科夫:“索科夫将军,不知你打算什么时候再继续创作这本书呢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。”索科夫如实地回答说:“也许要等几年,甚至十几年之后,才有可能继续写下去。”  “那真是太可惜了。”马林科夫满脸疑惑地说:“我看过你的手稿,写得相当不错,我迫切地想知道,小说里这些人物的最后如何。是牺牲了,还是活到了胜

    利的一天。”  “马林科夫同志,虽然活着看到胜利的一天,是人人所期盼的,但实际上却不现实。”索科夫表情严肃地说:“总会有人在保卫祖国的这场战争中,献出自己

    宝贵的生命,为国家和人民流干最后一滴血。能活着看到胜利一天的人,要比我们想象的更少一些。”

    朱可夫等索科夫和马林科夫的聊天告一段落之后,才开口不紧不慢地说道:“米沙,过几天我们返回莫斯科的时候,马林科夫同志将与我们同行。”  得知马林科夫要和自己一起返回莫斯科,索科夫心里不禁有些吃惊:“元帅同志,您不是说马林科夫同志负责德国工业设备设施的拆迁工作吗?难道这项工作

    已经完成了?”  “要完成德国重要的工业设备拆迁,至少需要两三年时间。”马林科夫说道:“但如今我已经把此事交给了我的副手,在我离开柏林的这段时间,这项工作将

    由他全权负责。”  索科夫心里不免有些纳闷,心说朱可夫返回莫斯科,是因为后面有人打他的小报告,而马林科夫为什么也想回莫斯科呢,难道其中发生了什么意想不到的事

    情吗?  朱可夫显然看出了索科夫的疑惑,便向他解释说:“米沙,是这样的,马林科夫同志和国家计划委员会负责人沃兹涅先斯基,在工作上发生了一些意见上的分

    歧,他这次返回莫斯科,就是为了解决这个问题。”

    听朱可夫这么说,索科夫心里顿时明白,感情朱可夫和马林科夫两人都是同病相怜,上级都是让他们把职务移交给了自己的副手,然后返回莫斯科述职。

    搞清楚怎么回事之后,索科夫试探地问:“元帅同志,不知我们什么时候返回莫斯科?”

    “最高统帅部还没有给我们下达准确的命令。”朱可夫有些无奈地说:“所以我们还需要再等一段时间。”  索科夫巴不得在柏林多停留几天,这样就能与阿杰莉娜多相处一段时间。谁知就在他高兴的时候,忽然听朱可夫说:“米沙,我还有一件事告诉你。根据可靠情报,巴顿将军昨天遭遇了车祸,情况有些不太妙。”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,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,传给QQ/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