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

031小说网 -> 都市言情 -> 红色莫斯科

章节目录 第2584章
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    索科夫与马林科夫聊天的过程中,发现对方是一个非常懂得寻找话题的人,每次都感觉快没话可说了,但对方很轻松地抛出了一个新的话题,两人又能继续开心

    地聊下去。

    聊天时,马林科夫忽然说道:“米沙,我以前认识一个和你同名同姓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和我同名同姓的人?”索科夫有些诧异地反问道:“他是谁?”

    “米哈伊尔·伊万诺维奇·索科夫,住在莫斯科的季米里亚泽夫斯基大街。”

    索科夫听后吃惊地瞪大了眼睛,因为对方说出的名字,正是自己所夺舍这具身体的父亲。他小心翼翼地问:“马林科夫同志,您认识我的父亲?”

    “什么,米哈伊尔·伊万诺维奇是你的父亲?”马林科夫满脸震惊地说:“我还以为你们凑巧同名呢。”

    “是的,马林科夫同志,米哈伊尔·伊万诺维奇是我的父亲。”索科夫给了对方一个肯定的答复之后,重复了刚刚的问题:“您认识他吗?”  “当然,我当然认识他。”马林科夫说道:“我在1918年加入了军队,先后担任过连、团、旅三个级别的政工人员。但我从来没有上过战场,只是在军队中负责政工宣传工作。我就是在那个时候认识你父亲的,他是一名骑兵营长,还曾经在战斗中救过史达林同志的命。可惜他去世得太早,否则就算当不上元帅,也是

    一名和你级别差不多的将军了。”

    索科夫听马林科夫这么说,咧嘴笑了笑,心里却在想,就算老米沙没有英年早逝,但在大清洗那几年,他能成功地逃过一劫吗?

    马林科夫冷不防地问了一句:“对了,你父亲的墓地在什么地方,有时间,我要去祭奠他。”

    索科夫哪里知道老米沙的墓地在什么地方,一时间瞠目结舌,不知该如何回答。

    马林科夫见状,有些意外地问:“米沙,你不会不知道你父亲的墓地在什么地方吗?”

    “知道,当然知道。”索科夫故意装出一副痛心疾首的表情说:“他就葬在莫斯科的圣女公墓里,不过由于这该死的战争,我已经很多年没有去祭奠过他了。”  原本索科夫只算待十来分钟就离开,没想到两人越聊越投机,居然忘记了时间。此刻他为了摆脱尴尬,抬手看了看时间,发现自己在马林科夫这里已经待了

    两个多小时了,慌忙起身向对方告辞:“马林科夫同志,时间不早,我先告辞了,改天再来拜访您。”

    “米沙,难得我们聊得这么开心,不如再聊一会儿?”

    面对马林科夫的热情,索科夫只能苦笑着回答说:“马林科夫同志,负责我安保的警卫人员,还在外面等着。看到我这么长时间都不出去,他们会担心的。”

    听索科夫这么说,马林科夫也不再挽留对方,他主动伸出手,笑着说道:“那我们就改天再聊。”

    索科夫刚走出建筑物,瓦谢里果夫就迎了上来。他先是朝大门里看了一眼,随后压低嗓门问道:“将军同志,您没事吧?”

    “我没事,我能有什么事情?”  “将军同志,您进去的时间太长,我担心您出了什么事情。”瓦谢里果夫向索科夫解释说:“要知道,去见朱可夫元帅的人,谈话时间基本没有超过十分钟的

    ,而您进去了将近三个小时,我还以为出了什么变故呢。”

    “我遇到了一位领导同志。”索科夫随口说道:“和他多聊了几句,不知不觉就耽误时间了。”

    等车启动之后,坐在副驾驶位置的瓦谢里果夫转过身,望着坐在后排的索科夫问道:“将军同志,不知您遇到了哪位领导同志?”  索科夫原本不想告诉对方的话,但转念一想,瓦谢里果夫就是朱可夫派给自己的安保人员,在此之前,他就一直待在这幢建筑物里,肯定认识不少人,便谨

    慎地说道:“是马林科夫同志,你认识吗?”  “认识,当然认识。”瓦谢里果夫使劲点点头,给了索科夫一个肯定的回答:“我当初在司令部工作时,经常见到他过来见朱可夫元帅,有两次还是我进去通

    报的。他是个态度和蔼的人,在我们的面前基本没有任何的架子,大楼的人员都很尊敬他。”  对于瓦谢里果夫说马林科夫是个态度和蔼的人这一点,索科夫是持怀疑态度的,在他有限的记忆里,马林科夫向来以手段强硬著称,并且不怎么懂得遮掩自

    己野心,几年后,他会联手贝利亚与权倾一时的日丹诺夫斗了个天翻地覆。虽然一度被史达林逐出了权力核心,但依旧是史达林所信任的人。  据说后世史达林被称为“慈父”,就是马林科夫的首创。1925年初,卡冈诺维奇发现了马林科夫,并将其安排到史达林的秘书手底下工作。1930年,卡冈诺维奇升任莫斯科市一把手后,马林科夫被任命为市委组织局的负责人。据说他每次见到斯大林后,都会激动地对身边的人说:“见到史达林同志,我就好像见到了

    自己的慈父一样。”他时时刻刻坚决拥护史达林的主张,没过多久,他就得到了史达林的赏识,并被委以了重任。  卫国战争爆发之后,虽说马林科夫的功绩平平,但由于他在史达林的心目中有极其重要的地位,因此丝毫不妨碍他职位的攀升。战争结束后,甚至让他担任负责拆卸德国工业设备委员会的负责人,从而可以看出,他是多么受史达林器重。索科夫心里开始琢磨,是否应该利用老米沙和马林科夫有交情这一点,来加深

    彼此的交往呢?

    正当索科夫在胡思乱想时,忽然听到瓦谢里果夫说道:“将军同志,我刚刚看到阿杰莉娜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,你看到阿杰莉娜了?”索科夫一边朝车窗外张望,一边有些紧张地问:“她在什么地方,我怎么没有看到?”  “您误会了,将军同志。”瓦谢里果夫见索科夫不停地向车窗外张望,知道他误会了自己的意思,连忙解释说:“我看到阿杰莉娜同志的地方,是在司令部大

    楼里。她当时见到我,还向我打听你的情况呢。”

    “她怎么会在司令部大楼里呢?”索科夫诧异地问。  瓦谢里果夫见索科夫如此吃惊,不免有些意外:“将军同志,阿杰莉娜不是被调到翻译组工作了么。翻译组的工作地点就在司令部大楼呢,我在这里见到阿杰

    莉娜同志,是再正常不过了。”  这么长时间没有见到阿杰莉娜,索科夫的心里还是蛮想她的。有那么一刻,索科夫都忍不住想给司机下命令,让他掉头返回司令部,自己可以去找阿杰莉娜。但转念一想,如果自己真的这么做了,万一被什么别有用心的人看到,将来拿出来做文章,恐怕会给自己带来不小的麻烦。最好的办法,就是等下次去见朱可

    夫的时候,顺便到楼里的翻译组找阿杰莉娜,那样就没人能说闲话了。  瓦谢里果夫原本以为索科夫知道阿杰莉娜在什么地方之后,会立即毫不迟疑地命令司机掉头回司令部,然后去找阿杰莉娜。但他等了半天,依旧没有等到索

    科夫的任何命令,他猜想索科夫不让司机掉头,可能有自己的考虑,便没有随便问出会令索科夫感到尴尬的问题。

    车队到了酒店之后,索科夫下车时对瓦谢里果夫说道:“少校,我先回房间去了。如果有什么事情,直接给我打电话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,将军同志。”

    索科夫回到自己的房间,继续写自己的小说。

    刚写完两页纸,桌上的电话铃声就响了起来。索科夫放下笔,起身过去拿起话筒:“我是索科夫!”

    听筒里传来了雅科夫的声音,同时伴随着电流的滋滋滋声:“米沙,是我,我是雅科夫。”  “原来是雅沙啊。”由于电话听筒里电流声太响,以至于雅科夫的声音有些听不清楚,索科夫不得不大声地说:“雅沙,我这里电话的信号不好,你说话大声

    点。”

    “米沙!”雅科夫提高了嗓门说道:“爱森斯坦同志让我打电话问你一声,关于《这里的黎明静悄悄》的女主角丽达,你有没有合适的人选推荐?”

    “有的。”索科夫回答说:“我打算瓦莲京娜·谢罗娃来出演这个角色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听到索科夫说出的命令,雅科夫语气中满是震惊:“你打算让瓦莲京娜·谢罗娃来出演丽达的角色?这合适吗?”  索科夫听出了雅科夫的话外之音,连忙说道:“雅沙,我明白你的意思。谢罗娃是个优秀的演员,不管她与谁的关系再密切,也丝毫不影响我们让她出演丽达

    这个角色。”  雅科夫见索科夫听懂了自己的暗示,迟疑了片刻说道:“米沙,我会把你的意见转达给爱森斯坦同志。但他是否愿意用谢罗娃来扮演女主角,这就不好说了。

    再说你也知道谢罗娃是个著名的演员,就算爱森斯坦同志不说什么,她是否愿意出演这个角色,也是个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别担心。”索科夫安慰雅科夫说:“你尽管把我的意思转达给爱森斯坦同志,看他是否会同意。如果不同意的话,我们再找合适的人选,来扮演这个角色。”

    :“好吧,米沙。”既然索科夫已经把话说到了这个份上,雅科夫也不好再说什么:“我会转达的。”

    停顿片刻之后,雅科夫又继续说道:“米沙,既然说到了谢罗娃,那我还想告诉你一件事。”  索科夫心里在想,难道雅科夫想告诉自己,说罗科索夫斯基元帅每天早晨都到谢罗娃的住所外面驻足片刻?但他并没有抢着说出答案,而是反问道:“雅沙,

    不知是什么事情?”  “这件事是我听说的,事情的真假,我还不太清楚,因为你是我的朋友,所以特意说给你听。”雅科夫说道:“据说日丹诺夫同志非常欣赏作家西蒙诺夫的作

    品《祖国炊烟》,并对其做出高度赞扬。但是,我父亲对这部作品的看法恰恰相反。  西蒙诺夫得知这个消息之后,心里很是恐慌,连忙向日丹诺夫求教,该如何修改这部作品,以换取我父亲的欢心。谁料日丹诺夫二话不说,当场把这部作品

    连同西蒙诺夫骂了个狗血淋头,并把西蒙诺夫从自己的办公室里赶了出去。”  索科夫听到这里,意识到日丹诺夫这么做,无非是为了讨史达林的欢心,但他的这种夸张的表演反而令人感到尴尬。他这么做的结果,不但于事无补,没准

    还会起到反效果。

    索科夫心里很清楚,雅科夫不会无缘无故对自己说起此事,后面肯定还有更重要的话要说,便开门见山地问:“雅沙,你是不是有什么话要对我说?”  “没错,米沙,我的确有话对你要说。”雅科夫善意地提醒索科夫:“当初我的父亲不同意你继续写《围困》这部小说,就是因为小说中,涉及到了列宁格勒

    的那一帮负责人。如果你真的写了,没准就会得罪他们。我建议你把《普通一兵》写完之后,就不要再写小说了,可以找点别的事情做。”

    索科夫苦笑着说道:“雅沙,我如今就是一个没有任何实权的将军,如果不写小说,我还能做点什么呢?”  “你可以去总军械部啊。”雅科夫说道:“别忘了,乌斯季诺夫同志曾经向你承诺,永远给你保留一个职位,不管你什么时候想加入总军械部,他都是欢迎的

    。”  雅科夫的这番话,让索科夫陷入了沉思。假如以后都不能再写小说了,加入总军械部,去担任一名军工工程师,似乎是一个不错的选择。但索科夫心里明白

    ,自己所研制的突击步枪、107火箭弹和反坦克用的火箭筒,都是从后世资料上抄的。如果真的让自己设计一款新式武器,肯定就会马上露馅。  见索科夫迟迟不说话,雅科夫以为对方依旧不愿意加入总军械部,又不想让自己难堪,便喃喃地说:“米沙,我只是事先给你打个预防针。你以后打算做什么

    ,还是由你自己做决定。”  索科夫等雅科夫说完,便顺水推舟地说:“雅沙,我再过一段时间,可能会返回莫斯科。至于我将来从事是什么工作,等我回到莫斯科再说。你看这样行吗?

    ”  “啊?!你终于要回莫斯科了,不知什么时候回来?”雅科夫惊喜地说道:“我去车站接你。”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,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,传给QQ/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