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31小说网 > 仙侠 > 自不谓侠 > 青衫客心血来潮,小乞丐得遇贵人

自不谓侠 青衫客心血来潮,小乞丐得遇贵人


  东方日出之地有座大陆,大陆上有九州之地冀州、兖州、青州、徐州、扬州、荆州、梁州、雍州和豫州。每州设4个道府,九州共36道府,道府又划分郡县,各有隶属官员管理。
  东日历332年
  冀州津门骡马市
  大日当空
  街上的叫卖声不绝如缕,
  “墩儿,大红果子糖墩儿。卖大红果子糖墩儿”
  “狗不理,津门第一狗不理”
  “磨剪子来,锵菜刀”
  一个看着七八岁大的小乞丐,带着一身伤,趴在街边上一户人家阴暗潮湿的墙角边上。他用一双漆黑的大眼睛看着过往人群。小乞丐眼神散乱的看着繁华的大街,虽然大街上人声鼎沸,这个孩子却与此格格不入。就在前几日他因为揭穿小偷行窃而被当场暴打,险些被打死。而失主却一直冷眼旁观。所谓的青云侠客铜牌与铁牌路过之人也不知几何,大都熟视无睹,仅有几个观望的,懂了恻隐之心,又唯恐出手后会得罪小偷集团背后之人,以闹事动手为由将他丢入大牢,毕竟官匪勾结也不无可能。要不是最后惊动了巡街的官府捕快,可能都见不到今天的太阳,毕竟乱坟岗上多一只少一只小老鼠并没有任何影响。
  原来,九州大陆自明朝三百年前大一统后,不禁武,设青云堂于九州各地,广招学子,有教无类。所以经常看到在青云驻地内,三十多岁络腮胡与八九岁的黄毛小儿一起练武。自县中的青云堂结业的优秀者,可被推荐去郡中的青云铜殿选择继续进修或者考取青云铜牌侠客,行走江湖。武功更甚者可去金银两殿,若是已经到达顶尖高手的行列,可如青云侠客岛。自此制度后,人人以武为荣,即使书生也需在学堂学些拳脚与剑法。明朝设锦衣卫与东厂监管武林,超然于各派。设青云侠客岛为九州武林圣地,武林中除去少数有奇遇的幸运儿与名门弟子外,九成的武者都从青云殿堂或青云侠客岛中学习过。东日历朝廷下令所有三流高手的以上均需在青云侠客岛备案,做青云侠客牌,如无青云侠牌者以邪魔论处,先缉拿入狱。如此这般,以武治武,天下太平三百余年,邪魔人人喊打,三百年的安宁,三百年的人人皆侠,却也使的侠义精神消磨殆尽,人人唯利是图,行侠仗义只为了青云殿的功绩,想以此来兑换武功或者神兵。
  “是,银牌青云侠客!那可是一流高手啊”一卖菜男子惊呼,引得众人投向目光,随后人群中爆出阵阵混乱的讨论。
  阵阵惊呼与讨论声让小乞丐原本涣散的眼神略微凝聚了一下,他挣扎着撑起身子,艰难的半撑在地,梗着脖子努力望向人群中间,也想看看银牌青云客的风采。
  只见一名一席青衣的少侠由西向东走来,头戴白冠,脚踏碧波青靴,腰系一根蓝带,一枚镌刻着青云的银质令牌挂在蓝带上最显眼的地方。手牵着一匹枣红色的骏马,骏马时不时打下响鼻,神骏非凡。
  大路上虽然摩肩接踵,但是人群很快的自发为腰系银色青云令牌的人让出一条道路,并行注目礼,献上羡慕的目光,即使在这个人人学武的年代,一流高手也是凤毛麟角,除去大派嫡传,和朝廷豢养的高手,江湖散人有名号的就百号人,而九州则是亿万人口,足见稀少。
  “长得可真俊秀啊”一妙龄女子用衣袖面对身旁的手帕之交笑道。
  “蓉儿可是春心萌动么?”旁边女子取笑
  “讨打”一声娇嗔惹得周围一阵笑声四起。
  “我也想成为青云大侠。”乞丐少年躲在潮湿的墙角,看这个青衣人引发的热潮,暗自羡慕。
  “小子,可谓是老天不长眼,今个儿又落狗爷手里了,看你看你今天死不死”一个阴狠尖锐的声音在乞丐少年身后响起。
  少年乞丐不用回头只听声音就知道是昨日那个尖嘴猴腮,阴狠手黑的小偷头子。
  少年对这诨号狗二的小偷又恨又怕,昨天差点死于他的拳脚之下,他面黄肌瘦,又满身伤痕的虽说想挣扎着逃走,但哪里跑的过本是小偷出身,有学过几年拳脚的狗二。
  也就跑出五六步的工夫就被狗二一脚踹在胸口,翻倒在地。
  少年本就伤痕累累,再加这一脚,顿时倒地呻吟起来。
  刚才一脚踹的少年眼前一黑,良久缓不过劲来,只有断断续续的呻吟证明还或者。
  “妈的,狗爷昨个给小狗崽子们教学如何玩钩儿,你特么多事,让爷丢了这么大脸,我今天不打死,狗爷改名叫兔爷算了。”尖嘴猴腮的狗二对着已经快失去意识的乞丐少年自说自话。似乎觉得仍不解气又对着少年腹部补了一脚,踢得少年口吐雪花,身体抽搐,
  狗二看着抽搐的少年满意的点了点头,又四下张望,一眨眼的工夫不知道从哪摸来了一块巴掌大小的黑色石块。狗二摸了摸还在抽搐的少年,笑着说:‘小子,下辈子记得看着狗爷绕着走。’说罢,举起手中的黑色石头朝着少年头上猛地砸去。
  “手下留情。”如春风般的声音从身后狗二身后响起。
  虽然声音清爽,但是狗二还是惊出了一身冷汗,他不知道此人姓甚名谁,何时到他身后的。狗二自衬练过三五年拳脚,和几年的轻功,虽说功法皆不入流但是在下九流里也算得好手,却被人这样悄无声息的近了身。
  “大侠,这是为何啊”狗二虽说心中震动,倒也是经历过风浪,想先探下虚实。
  “不敢当,在下章亦友,在津门也略有薄名,道上戏称我为青衫客”此人原来正是人群中的青衣少侠。
  原来当时青衣少侠走在人群中虽受尽称赞,倒也不为所动,他自十六岁离开师门后,两年战百余场,仅平一场,其余皆胜,成青云银牌少侠,破山寨,捉邪魔,位列青云榜36位,自然对于这些赞扬不感冒。青衫侠客正思考着昨日的切磋,忽然觉得一阵胸闷,冥冥中凭感觉望向了小乞丐,随后目睹了之后的一幕,本来不欲多事,毕竟津门地下势力水还是很深的,朝廷又严令禁止城内三流以上高手动武。但是最后看到少年浑身抽搐,血不断地从口鼻溢出,蜡黄的小脸变苍白,尖嘴猴腮的男子仍要将少年置之于死地,青衫客轻叹一声。
  说时迟那时快,只见青衣男子轻跺地面,纵身腾空而起,脚下几个交错,双臂舒展,似大鹏展翅,然后轻飘飘的落在狗二身后,猛的攥住狗二扬起的手和石头。
  “失敬失敬,原来是章少侠,请稍等片刻等我解决了一些个人恩怨,再请少侠吃酒”狗二嘴上说着不知道从哪学的文绉绉的客套话,手却暗自发劲,结果发现似是被枷锁拷住难动分毫。
  “得饶人处且饶人,此事罢了,如何?”青衣男子嘴上虽然询问,语气确实不容置疑。
  其实想想也是,章亦友是近代江湖中的青年才俊,而狗二则只是小毛贼一只,章友仍然好声好气劝导:一是良好的涵养,二是强龙不压地头蛇,人在江湖还要谨慎为主,做事留一线。否则说不得什么时候就栽了。
  “妈的什么狗屁章少侠,老子压根没听说过,在插手狗爷的事,我叫帮主砍你全家。”狗二虽然觉得章亦友这名字似乎有所耳闻,但是相似的名字多了去了,指不定是从手下哪个狗崽子说的名字呐。于是想发狠吓走那个所谓的少侠。
  “青云银侠,有权先斩后奏,当我没杀过人?”章光将腰间青云银牌亮出寒声道。“只不过事后会很麻烦,很麻烦,很麻烦而已”章亦友在心里补充道。
  “爷,章爷,章少侠。饶命啊,小的有眼不识泰山,狗眼看人低,饶了狗二吧”狗二惊恐的发现,脖子旁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把寒气逼人的青色宝剑。
  章亦友默不做声。
  狗二用眼余光看了下面无表情的章亦友,然后轻轻地把寒光逼人的剑身往脖子外边推了推,剑架在脖子上的感觉实在是太难受。剑身的锋芒似有实形,让他脖子上寒毛炸起,鸡皮疙瘩掉了一地,结果悲哀的发现不禁推不动,还被吹毛短发的宝剑割伤了手。鲜血滴滴往下流。
  狗二快要哭了:就这剑绝对是神兵利器啊,肯定师出名门或者大家族,要不就是杀神啊,得杀了多少邪魔才能换这一把宝剑,别说我们帮了,就是津门的中前几的帮派也不敢造次吧,还有朝廷颁发的青云令,依法杀人,这个是祖宗啊,早把令牌亮出来,屁也不敢放啊。
  狗二内心怨念爆棚,却不敢丝毫表露不满。
  街上的人对于忽然不见得青衣侠客也见怪不怪,在这个飞檐走壁的江湖,这都是司空见惯,失去了焦点后,人们也逐渐恢复常态,该叫卖的叫卖,该采买的采买。
  青衫侠客章亦友的红马忽然耳朵微动,打了一声响鼻,往章友方所在的向跑去。人们自觉让道,也无人敢打红马的主意。
  就在那个阴暗的角落,一匹红马呼啸而来,青衣章亦友单手提着少年衣领仍似身轻如燕,纵身一跃跳到马背上。
  一声嘶鸣“嘶~”便奔驰而去。
  在阳光下照不到的角落,狗二躺在那里一动不动,不知死活
猜您还喜欢看
十一维
十一维
作者:神农不死小号
让我告诉你一件事情吧,那是在2134年……不,是2034年来...
女主传
女主传
作者:枯叶落流水
一个普通的故事,一个大家都喜欢的故事,一个女主的一生,充满了...
天门映月
天门映月
作者:隆中先生
白云飞是一个在深山老林里长大的孩子,终日在爷爷的教导下,习得...
我与少林
我与少林
作者:白居易同志
一个武当谍子立志去少林偷吃偷喝偷钱用的故事,一个动荡的江湖,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