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31小说网 > 都市 > 奇香可居 > 145章:谁家留香(大结局)

奇香可居 145章:谁家留香(大结局)

    朱眉锦穴道被点,全身发软,被他顺顺当当的抱在了怀里。可是他却不知怎么没了兴致,只是揽紧了她不动,微微闭着眼睛。

    帐外喧哗不断,契丹人本就是游猎为生,此时只是随驾出猎,并无甚么战事,更是肆意玩乐。隔了许久,他才忽然回神,张开眼睛,问:“怎么了,这样看着我?”

    她犹豫了一下,勉强的抬了手,微揽了他的头颈,安慰似的抚过。凤衔书愣了一下,抬眼看了看她的手,微扬眉一笑,似乎想说句什么,却不知为什么,又咽了回去,半翻了身,在她身边躺了下来,随手解开了她的穴道。

    她也躺了下来,两人一起枕着手,听着帐外的人声,那奔来奔去的脚步声和马蹄声,震的地面晃动。隔了许久,她才问:“做皇帝好玩么?”

    他哼了一声,不答,她又道:“高处不胜寒?”

    他斜睨她一眼,她便哧的一笑:“你要做,也做个大宋皇帝嘛,起码你想做点儿什么的时候,多少有几扇门挡挡。大宋的皇宫,也比这破帐篷漂亮几千几万倍。”

    他翻个身,居高临下的看她,漆黑的眸底有火焰跳动:“怎么?这话是在勾引我吗?”话虽如此说,却终于还是回头去看了一眼帐门,帐门厚重严实,却在随风拂动。

    她继续自说自话:“读圣贤书,学圣人礼,进退合宜,举止有度,做了这么多年谦谦的凤三爷,不是说抛就能抛的。如果契丹没有人懂这‘情趣’二字,那凤三爷岂不是就是个怪物?”

    他的眼神说不出是冷是怒,只是低头凝视着她。看多了契丹女人的欢眉大眼,黑红的肌肤。她水一般的秀色,竟是云霭般美好,眉眼五官尽皆精致的难描难画,便似是从仕女图中走下来一般。

    一望无涯的大草原,铁血男儿,挽弓搭箭,大碗喝酒,大块吃肉……策马游猎为生,酒余捕击为戏,这般的豪兴,这般的自由自在,无拘无束……

    契丹人最重的就是英雄,仗着绝世武功,打架赢了,喝酒也赢了,皇帝也做的实至名归,身处众人之中,拍肩膀斗酒,也从来没输过场子。可是,真要光了膀子酒席上扑击为戏,起了篝火围着看中的女人唱歌……他真的会觉得难堪。

    于是,凤衔书再怎么努力,也不能真正做个契丹男儿。幸好他是皇帝,有些事情可以不做……他长叹了一声,抬手把她的发丝细细的理好,一边柔声道:“锦儿,在这儿陪着我,可好?”

    她答:“不好。”

    他的手一停,她已经续道:“你自己都不喜欢,为什么还要拉我下水?你……你独自一人在此,你会觉得寂寞,难道有我陪着,就不会寂寞吗?只不过是两个人一起寂寞罢了。”

    他略敛了眉睫,微笑:“多一个人陪我寂寞也好。”

    她微一皱眉,然后一笑:“听说契丹男人,绝不会强迫女人的,情事通常都是合则来,不合……”

    一句话还没说完,他已经着恼,狠狠的吻了下来,牙齿咬过她的唇,听着她情不自禁的痛哼,却仍旧狠狠的打开她的口齿,带着愈来愈热的喘息……那个吻,起初确像契丹男人那样火辣辣的,却仍旧是在最初的野性之后,慢慢的变为和风细雨的柔软,属于凤衔书的那种骨子里的优雅与温柔。

    他的手慢慢滑下来,滑进她的衣服,抵挡着她的挣扎扭动,一点一点解开……她胸口的气息被他索取殆尽,双手推他,他却贴的紧紧的,不肯退开。

    不知隔了多久,他忽然一停,然后抬起头来。她剧喘了几声,胸口起伏,双颊晕红。他盯着她的胸口,眼神微微一荡,随即抬了手,覆在那团柔软上,隔了衣,轻轻揉捏,一边笑道:“锦儿好美。”

    她终于喘匀了气,问一句:“是谁来了?”

    他笑:“你管这些闲事做什么?”

    她也笑,一把拂开他手,坐起来,整理衣服:“我是不想管,也管不了。只不过是你在管罢了……凤三爷自以为有情,却从来不懂什么叫‘忘情’,你分心外务,我自然也就跟着你管这些闲事,这又怪得谁来?”

    他缓缓的站起身来,随手拿了袍子,穿在身上。他当然明白,她说的没错,鱼水**,本应心无旁骛,意乱情迷。可是,那一队人马还在很远的地方,他就听到了。好像自从进了契丹,不论是在哪儿,不论是做什么,心,始终都没有真正放下来过。

    他一言不发的出了帐蓬,帐外的从人也已经听到了声音,迅速的整理行装,聚拢起来,隔了不大一会儿,前方尘头渐起,遥遥的,便见两头鹿飞也似的奔来,看到这儿的人群,又迅速的折而向西。

    这边众人齐声呼啸,隔了不大一会儿,后面的人也追了过来,遥遥的勒住了马。自有人上前问讯几句,回来道:“陛下,是女真蛮子出来捕猎。”

    凤衔书皱了皱眉。

    女真族人是大辽的从属部族,一向却颇受歧视,此处虽然只算是大辽的边界地带,可是女真人捕猎捕到这儿,也多少有点儿捞过界。可是女真人一向悍勇善战,而且那边最少有百十个人,自己身边却只带了三十几个人,还有半数以上喝的半醉,真要较量起来,只怕麻烦。凤衔书犹豫了一下,便道:“让领头的过来见我。”一边就回进帐中坐了。

    隔了不大一会儿,便见一个高大的中年男子进了帐来,叉手道:“完颜阿骨打见过陛下。”凤衔书点了点头,一边开口说了几句,话意不愠不火,似乎是警诫之意。

    他当真长篇大论说契丹语,朱眉锦便完全听不懂,远远站在帐角,只觉这完颜阿骨打身形高大,双眉浓黑,眸光湛湛,神情威武,虽然施礼甚恭,却丝毫不觉卑微。凤衔书与他一比,少了那股子夺人的气势,便似乎是湖水之于山岳一般。

    两人在帐中交谈,门外便有人半打着帘子,朱眉锦向帐外瞥了一眼,忽然就是心中一动,明仗着他们听不懂汉话,便在凤衔书身后,含笑道:“在契丹这种地方,恐怕只有像这位这般模样,才担的起这‘英雄’两个字,才像个契丹皇帝的样子。”

    她原本只是想刺激凤衔书,声音并不大,却不想完颜阿骨打却猛然抬头,看了她一眼,看那模样,居然能听懂。

    朱眉锦大大一怔。

    凤衔书的脾气,便是如此。两人关起门来说悄悄话,只要她说的话多少有几分道理,便算是态度不太好,言辞刻薄些,也没什么,凤衔书不会真的生气的。可是有人在旁就是另当别论了。他显然也没想到阿骨打居然听的懂汉话,见他神情,顿时就是一愣,然后回过头来,冷冷的看了她一眼。

    这话,的确是太犯忌了,犯了大忌了……

    朱眉锦情不自禁的退了半步,凤衔书已经冷笑一声,起身走下,随手把手边的一只酒碗拿在手里,从人斟上酒来,凤衔书平托了酒碗,笑道:“阿骨打,我的女人赞你是个英雄,那我倒想要看看,你是怎样的英雄你只消把这酒饮下,我便放你们回去。”他说的也是汉话,两边的从人,当然听不懂。也不明白自家皇帝为何要说汉话,只是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阿骨打愣了一下。看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他当然不觉得这般平托能有什么玄机,凤衔书温文尔雅的模样也没什么威慑力。可是他仍旧是先沉了沉腰,这才双手去拿酒碗,却当然拿之不动。却谁知这个阿骨打也是见机的快,既然拿不动,就索性双手一扶,趴在酒碗边上一吸,一口便把碗中的酒喝了大半,拿袖抹抹胡子上的酒液,咧开大嘴笑道:“多谢陛下。”

    这举动若在中土,自然难看,可是在契丹,却丝毫不觉粗鲁。朱眉锦不由挑眉,心说这家伙粗中有细,见机极快,倒也是个人物。

    契丹人最重英雄,但那是真刀真枪,赤膊上阵拼出来的英雄。凤衔书玩这机巧手法,就算阿骨打真的拿之不动,也不会有人佩服,因为完全看不懂,也看的不过瘾,何况阿骨打张嘴就喝了,倒像皇帝亲手赐酒一般,给足了他面子。眼见阿骨打谢恩离帐,这边的从人,都有少少扫兴。

    在此时,没有人知道,今日这一着,却无意中为来日埋下了祸根。

    凤衔书仍是面沉如水,朱眉锦暗暗皱眉,缓缓的向帐外走了两步,目光触到了阿骨打的背影,忽然就是一怔。

    阳光下阿骨打身上的兽皮懒洋洋的斜披着,却在后面写了一个香字的起笔,只有前三笔,好像只是不小心蹭上的白灰,可是却的的确确,是香字的起笔,而且,也的的确确,就是那个人的手笔。

    朱眉锦与叶留香,两人本就因香结缘,平时两人房中玩乐,手心背心,写的最多的,就是这个字。朱眉锦咬了咬唇,一打帘子,大大方方的出了营帐,回头看帐门低垂,他并没随出,于是便继续向前,大大方方的牵过一匹马,然后翻身骑了上去。

    这边的从人亲眼见凤衔书把她带回,虽见她行止奇异,却也并没阻止。阿骨打却只回头看了一眼,便仍是疾行,竟不回头。

    这一年来四处奔波,骑马便似是走路一般娴熟,掉转马头加上两鞭,便直直的冲着阿骨打追了过去。这边众人齐声呼喝,前面阿骨打奔行如风,不知他做了什么手势,阿骨打的族人也纷纷掉转马头,向前疾奔。

    后面蹄声纷乱,似乎追了下来,虽然争了个先机,可是凤衔书只要一出来,便大势已去。所以叶留香必然还有后着。朱眉锦也无暇多想,只是尽全力狂奔,两人一前一后,似追似逃,越奔越快,后面的蹄声却似乎越来越远,直至于无。

    堪堪入了林,才奔了一半左右,朱眉锦只觉身子一轻,已经被人提起,重回了那个熟悉的怀抱,马儿仍旧狂奔,不一会儿,就不见了踪影。

    她喘出一口气,回过头来,身后人早顺顺当当送上一个吻,她随手推开,看了他一眼。他双眸仍旧笑意盈盈,身着女真人的兽皮衣服,却仍旧这般风雅清逸,眉目如画,叫人一瞧见了,便是满心欢喜。

    她忍不住一笑,在他颊上吻了一下。可是与凤衔书离的这么近,心里终究惴惴,只笑了一声,便悄声道:“现在要怎么办?”

    叶留香笑道:“既然来了,不妨多玩几天。”

    她伸手就掐了他一把,嗔道:“你使了什么法子?快点说,别让我着急。”

    叶留香笑捉了她手,放在唇间一吻,笑道:“是,是。娘子吩咐,我自然不敢隐瞒的。还能有什么法子,自然是毒……我倒要瞧瞧,头顶着皇帝这么一顶大帽子,凤衔书会不顾这一干人的死活?”一边说,一边就笑出来,悠然道:“我们不逃,让他去逃……所谓聪明反被聪明误,越是聪明的人,越是喜欢作茧自缚,全不必我们费事。”

    相距已远,听不到那边的人声,不知凤衔书会不会真的如他所说,慢慢退走,徐图后计。可是,叶留香既然已经到了身边,看起来神完气足,半点儿伤也没有受,心里不由自主的便安心了许多……两人坐在枝头嘻嘻笑笑,早把咫尺处的险情抛在了脑后,采花贼意乱情迷之际,又哪里还顾的上听甚么风声雨声。

    遥遥的树下,有一个人影,看了许久许久,才终于缓缓的转了身,他的脸上满是迷惘,却又带着一丝莫名的笑意,听着那笑语,慢慢的,一步一步的走远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自此后追追逃逃,枉凤衔书聪明绝顶,两人却再不曾相见。

    一年后,完颜阿骨打起兵反辽,一路势如破竹,同年,耶律章奴在上京叛乱。凤衔书再无余暇顾及风月之事。直至阿骨打称帝。大金大辽两相牵制,宋土终得偏安一时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其实,她一直都觉得那个节节败退的辽帝,已经不是昔日金陵城算无遗策的凤衔书。

    其实,她一直都觉得,有一些事情,该发生,却始终不曾发生。

    比如梅淡痕,比如……其它。

    可是,

    那又怎么样呢?有些事情,纵然想起,也只是想想而已。身畔叶郎留香,一生一世一双人,足够了。

    (全文完)

    ……以下不占字数……

    偶每次都发誓要写长,然后每次都食言,怪不得总是减肥失败,原来是因为这个,食言而肥嘛……这本订阅实在太仆了,偶家编编美人郁闷,偶也郁闷~~~于是偶整整删除了一卷的内容,契丹的戏份全都没写,对手指……但是结局仍是按计划来的,只是精简了些而已。其实,从一开始,就决定了小叶是最终男主。且来看一下男人们的名字:

    耶律尘焰,先不说他这个注定杯具的姓氏,就说这个名字。火焰自然会耀目一时,最终却会熄灭,落个尘归尘,土归土。

    梅淡痕,梅花香自苦寒来,虽然共甘共苦,可是,既然名为淡痕,不过是心田中一抹恋恋,又岂能得长相厮守?

    凤衔书,衔书的通常是鱼雁,就算九天凤凰也来衔书,可是枉机关算计,仍旧是为他人做嫁衣裳。

    叶留香,有美人奇香可居,自然就有人“留香”自赏。他人不过是赏花客,只有小叶是留香人……

    还有个打酱油的流云……既然名字都叫流云,不用说,当然就是个浮云啦。

    所以男主们的命运,从一开始就已经确定了。举手,偶光荣,偶这次没爱上男配……

    另:家里出了点事情,所以结局拖了几天才终于完成。可能会有一段时间都不能再写东西了,希望大家不要这么快忘记偶……好吧,其实偶透明了三年,也有些心灰意冷,也许从此都不会再写了,忘记了,也没什么……捂脸遁走……
猜您还喜欢看
地表最强吕布
地表最强吕布
作者:青衫夜狸
手持画戟,胯下赤兔,吾吕奉先在此宣誓,失去的终究会重新回到吾...
佛系少女不修仙
佛系少女不修仙
作者:穆丹枫
{腹黑无底线男主VS淡定帅炸了女主}作为大佬,她生性慵懒万事...
我的主角要杀我
我的主角要杀我
作者:宏远
我叫宏远,是一名作者,我现在慌得一匹。就在刚刚,我小说里的女...
诸天万界圣主
诸天万界圣主
作者:天地龙主
一个穿越到莽荒纪世界的穿越者,在莽荒纪世界觉醒了号称诸天万界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