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

031小说网 -> 武侠修真 -> 赤心巡天

正文 第十八章 诚为天下水族诫
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    雍国这样的国家,齐茂贤这样的实力,并没有让人等待的资格。不能在台上沉默太久。

    所以他定了一个瞬间,便立即答道::“雍国新政是雍国人共同创造的奇功伟绩,但它当然还有很多不成熟的地方,需要时间来检验。今日齐某登台宣讲,正是希望得到诸位贤达的建议

    他站在台上,谦恭有礼:“魏大将军,您是在新曆之初就成名的人物,屹立在超凡绝最的存在。岁数大,资曆深,沉棺千年,仍知岁月变迁;穿梭日月,还可指画江山。对于水族的演变,想必深有心得,对于长河龙宫的现状,应该也有看法。不知您以为,澜河水府,应不应该在雍国新政?”

    澜河水族是否在其中,这个问题不好说。

    它真正问的是在当今这个时代,人族应该以何种方式对待水族?

    而这样的问题,雍国绝对没有资格来回答!

    今日诸方会于观河台,所要讨论的问题,无非就是如此。

    雍国这样一个上不了桌的国家,因为诸强製衡才有登台说几句话的机会.....

    怎敢先于诸方而有态度?

    魏青鹏问这个问题,用心极险

    齐茂贤的回答稍有不慎,就是在给雍国的坟坑填土。

    而他跳过了这个坑的同时,句句客气又句句不客气,这实在是坚定的态度

    雍国和黎国不同,没资格左右逢源,他坚定地站队。隻要景国肯支持,雍国愿意走在最前线,最激烈地对抗黎国

    “咱一个带兵打仗的粗人,哪有什认为?”魏青鹏却也不在这个时候给雍国压迫,摸了摸自己的光头,咧出一个没什心机的笑容,把齐茂贤当小孩子一笑放过:“还是看看大家怎说吧,在场有这多聪明人

    在,咱听大家的!”

    应江鸿在台上看下来:"魏将军是个从善如流的人物。

    “哪哪。”魏青鹏在台下拱手四周:“咱这一觉睡得太久,都跟不上时代了,正要跟大家多多学习。常学常思,免为后生所轻!”

    应江鸿饶有深意地道:“魏将军怀古而不薄今,迷途而能知返,想必今后不会走错路。

    魏青鹏颇为认真地道:“某家虽然老迈,黎国却很年轻。年轻人难免轻狂犯错,但江湖路远,大家愿意多给年轻人机会,这个年轻人,一定可以走得很稳当。

    “要寒随的话,私下有的是时间,今天还是聊正事吧!”宫希晏在台下敲了敲扶手

    他虽然没怎把魏青鹏的左右逢源当回事,也一早就知黎国不会甘心被谁驱使。。国家之间,隻有利益,黎国隻会为黎国冲锋陷阵。

    但这两个家伙在大庭广众之下眉来眼去,也实在太过分了点。

    对暗号呢这是?

    都不背人了!

    应江鸿眼神深邃地看着他::““看来宫都督很是心切,颇为长河怀忧!”

    “说心切也无妨。宫希晏微笑以对:“毕竟在我们荆国,做什事情都要负责,是谁的错谁就会认。本督若是南天师,站在这观河台,一照河波,全是过去的错,羞对镜影啊。很难有南天师这般闲适心情!”

    “不知宫都督所言,过去的错,是指什呢?”应江鸿略一扬眉。

    “请君望长河。“宫希晏道。

    “看了,然后呢?”应江鸿问。

    宫希晏隻是一笑:“清浊哪在别人口中。揽镜自照,衣冠自整吧!”

    应江鸿真个就又看了一阵长河波澜,然后长歎一声:“景国过于相信烈山人皇留下的誓约,未料到长河龙君的背叛,以至于沧海大业,功亏一策。但沧海之失,所失者唯景而已。中古天路几乎颠覆沧海,引得敖舒意拔身而毁弃,是剂疮于神香前,于天下皆有益-一我今天怎照这麵镜子,都隻照到景国人不恤家国的错。却未有一处褶痕,不利于人族!"

    “景国人舍国而益天下,竟被要求自整衣冠吗?"

    “宫希晏。”他转身与这位弘吾副都督对视::““听说你的幼子宫维章,已经长成,是很多人期许的新一代盖世天骄!于家,于国,于人族大局,你将何以教他?”

    宫希晏麵上还挂着笑,但不自觉跳动的眸光,还是说明了他心中的波澜。

    盖因宫维章的存在,是他宫家的秘密。

    宫维章的天赋,是荆国的秘密。

    这孩子非正妻所生,因天生道脉而为他所重,及至成长,更是很早就显现天资

    但他没有急着把这孩子带回宫家,而是始终养在外麵。一则他的妻子是帝室长公主,当代荆国皇帝的亲妹妹,身份高贵,自身修为也高绝,眼容不得沙子;二则也是为了这孩子的成长,不受荆棘之苦,难得撑天之材。

    他欲效彷李一旧事,把宫维章成名的那一战,放在最关键的时候。或在天骄云集的场合一战成名,或在年轻一辈被忽视的时候,铁骑突出,一锤定音。

    私生子的事情,他瞒着妻子,但不曾瞒着天子。

    当然话说得很有水平-“臣酒后乱性,偶得一子,本欲搦死,以示对公主之诚。,但荆人皆天子臣民,微臣岂有刑权?况他又天生道脉,是荆国之才,来日或可为圣天子之剑,臣不敢擅夭,唯请陛下决断。

    如今之世,天生道脉者愈发稀少。皇帝爱才,隻叫他好生培养,还替他遮掩。

    这事情本不该有更多人知道!顶多见载于天子起居注,

    宫维章的修行,向来都是宫希晏自己负责。宫维章必要的曆练,他都亲自看护。实在脱不开身的时候,也隻让最信任的部将随行。

    应江鸿提到宫维章的名字,展现的是景国对荆国的情报渗透,由不得宫希晏不重视。

    至于私生子的存在被揭露,回去要如何麵对家那位的怒火......那也隻能回去再说。

    大不了被打断几十根军棍嘛!又不是没打过!

    “有劳南天师对犬子的关心。”宫希晏平静地道:年“我们所有人的命运都牵係在人族的整体命运之中,无论将相王侯,又或骄才俗子,都是人族这颗参天大树的枝叶脉络。树不存,枝叶焉附?我当然是教他以人族大局为重。.”

    “宫统领不愧是国家干才,人族栋梁,好觉悟!”应江鸿讚了一声,而后道:“吾等今日齐聚在此,正是为了商论人族大局。有些不利于人族团结的话,就请大家不要再讲。神香将至,景不欲以刀锋横邻,诸君欲以刀锋谁向?"

    “人族大局却也不尽在此处,不尽在南天师嘴,不尽在景国手中!”许妄在台下道:““我们秦人有句老话,'毋观其言,且观其行',南天师有机会也去虞渊长城走一走,看看那的人族大局-秦人的刀锋-一直是对着异族,但对于从背后斩来的刀,却也从不会手软。刀锋向谁,有时候也看谁想来试刀。

    秦国在秦太祖的授意下,将虞渊长城与黎国分享,双方是极紧密的盟友关係。现在又见黎国在荆国、景国之间摇摆,左右逢源,他们当然是有些不太满意的。

    黎国应当是撬动西北风云的钉子,要实现秦国的政治目的,而不是在西北搞得一团和气

    这话既是对黎国的敲打,也是对景国的警告。

    “秦人英雄,某家深知也!秦人的承担,当世一流!"魏青鹏赶紧出来哄盟友:““以虞渊长城为弧刀,刀锋所向,不言自明。某家一直教训麾下儿郎,要循于军令,而学于秦锐士。

    应江鸿哈哈一笑:“诚如贞侯所言,且观我行!”

    他在台上负手:“先贤垒黄土为高台,于此观长河水势,以求治略,用心万年;昔有烈山人皇炼九镇,敕命龙君于长河,乃有万古平波;吾辈今日相会于此,当效先贤,为万世定矩,使滔滔祖河,为福泽之源,使两岸百姓,世代能安。如此,才不枉此行,不愧为人!”

    这要说到“愧为人”,话可就严重了。

    台下众人皆肃容。

    应江鸿道:“欲言治水,先言水族,欲论水族,先论水主。今天我们坐在这,有几个共识需要达成。首先一个,关于长河龙君。”

    看台上闭目自修的重玄遵,这时候已睁开了如墨的眼睛。他隻是轻轻往后一靠,

    眉眼疏朗,便有一种旁人不能及的闲适风流

    他手握着不断闪烁的太虚勾玉,不知在回谁的信,眼睛却漫不经心地看向高台。

    这场治水大会,到这时候才有他感兴趣的内容。

    无论敖舒意是否还存在,那都是超脱者的风景。

    他生而斩妄,也不能一眼就看到彼岸。唯是如此,才被他视为挑战。

    旁边的斗昭也暂止修行,直接盘坐在椅子上,左手撑着左膝,右手手肘支膝,而手掌托脸。以这般桀骜的姿态,审视前排的那些老......老前辈

    黄舍利翘起二郎腿,双臂环胸,下巴微抬。歪头看了看重玄遵,又看了看薑望,再看回台上。

    秦至臻还在闭目苦修,他才不关心这场大会。要是八个人都不修行,他就领先了八份时间。

    苍膜的眼睛从来不睁开,却是难以分辨他有没有关注场上。

    李一的眼睛倒是睁开了可十分空洞,不知神游何方。

    天地斩衰早已经结束了,敖舒意身死的馀澜,却还未散尽。

    或许今日,就是最后的涟漪。

    应江鸿声音恢弘::“我们不应该否定长河龙君治水的功绩,自中古至当代,长河清波,尽仰其功。但也必须要厘清-i——若不是祂在最后关头反叛,摧毁了中古天路今日沧海已靖,迷界尽在一瓮中!"

    无论今日如何划分权责,如何争论。

    长河龙君非正死,这本身是没有争议的。

    敖舒意是死在九龙捧日永镇山河玺之下,这件事情本身就确定了法理。六位霸国天子的决定,自然不可能“不义”。

    那“不义”的是谁呢?

    黄河大总管吊在那的身影,是无声的说明。

    福允钦自己,也无声。

    景国的南天师,在天下之台说道:“在人族荡平沧海的关键时刻,敖舒意在事实上倒向了海族,让人族海疆不宁。让我们过往的準备功亏一,给了海族喘息的时间。也令得我们需要更多的投入,来应对沧海的威胁----对于这一点,想必齐人深有体会。

    阮泗还能说什呢?

    总不能说中古天路坍塌,弊于景而利于齐,大家总归是要站在人族大局的立场上讨论问题。所以他隻是轻轻颔首,表示同意

    应江鸿继续道:“长河龙君一生功业卓着但晚节不保,实在可惜。祂背弃了人族,也放弃了水族!”

    这就是对长河龙君最后的定义了。

    祂作为水君失德,作为人族盟友失义。

    最后是作为一个背弃者死去

    史笔如铁,要镌此言。

    自然是没人有意见的。

    无论敖舒意有什苦衷,有什理由,是怎样绝望、无奈,不得已而为之—祂举起叛旗,掀狂澜而冲击九镇,公然插手人族海族之间的战争,态度鲜明地支援海族。这既定的事实,是必死的理由。

    而祂已经死了,在九龙捧日永镇山河玺下,不留尘烟,就更没有为祂解释的必要

    不管你曾站在何处,有怎样的功业或身份。死了就死了,死了什都不剩下。

    齐茂贤安静地站在台下,等待着问题的答桉---雍国新政,澜河水族是否在其中?天下之政,水族是否在其中?

    无论秦楚,不分齐牧,抑或荆黎魏宋,诸方大人物环坐于天下之台,静看着台上所发生的一切。

    而应江鸿按住腰间长剑:“长河龙君之罪,虽死莫赎。龙君既叛,龙宫上下,未有无辜者。长河龙宫也不再值得我们信任。今日刑杀龙君干臣,黄河大总管福允钦,诚为天下水族诫之,以警叛心!诸君可有异议?"

    这隻是走个过场罢了。

    长河龙宫已定论,黄河总管也就没有活下来的理由。

    但剑出当有名,公开刑杀还需传首长河两岸。在这天下之台,该走的过场还是要走。

    许妄隻道:““秦国无异议。

    涂扈祭冠长袍,这时十分肃穆威严:““牧国无异议。”

    阮泗今天就是打定了主意来旁观的,也隻道:“齐国无异议。

    屈晋菱回过神来:“楚国无异议。。

    宫希晏抬了抬眼皮:“荆国无异议。

    魏青鹏洪声道:“黎国自然支持!”

    代表魏国参会的,是龙虎坛主东方师,在这种场合,他根本没有反对的资格,隻道:“魏国无异议。”

    宋国的涂惟俭赶紧开口:““宋国无异议!”

    他再不开口,恐怕不让他说话。现在开口,史书所载,宋国好歹有个名字列于此会。

    齐茂贤没有开口的资格,他隻是点点头,表示雍国也同意。

    吴病已不说话,镇杀敖舒意一事,合乎法理。那在这个基础上,应江鸿对敖舒意的评价也能算公允,他没有加入太多的主观定义,

    龙门书院的院长姚甫,缄而不言。龙门书院曆代守河,他隻关心河务。长河秩序涉及天下权争,书院不应该被卷进漩涡。

    应江鸿环视一周,于是拔剑。

    “且—等一等!”

    这时有个声音道。

    应江鸿抬起视线,前排众人皆回头看去

    看到那位“万界洪流摆渡人”,在最后一排的坐席上,慢慢地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说:““我有异议。

    更多隻是描述敖舒意反叛对海疆局势的实质性影响。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,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,传给QQ/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